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044|回复: 128

辛集市安古城首例民告官【祭父安息】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5-7-31 22:26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2

    帖子

    72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72
    发表于 2015-7-31 22:3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辛集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辛集民声社区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    开贴声明:
    1、开这个帖子,纯粹是想给已经过世的父亲一个交代,别无他意。
    2、帖子中的“民告官”的“官”,并不是安古城村委会,但是被告的确是安古城村委会——个中缘由帖内详述。再次声明本贴与安古城村委会无关。
    3、说白了这个帖子就是给死者一个清白,为人子女不能让死去的老爹背着“霸占不还”的名声。
    4、拜托诸位看帖乡亲金口玉德,不喜勿喷。
    5、更重要的是,那些挣扎在被无视、被欺压的弱势群体,不要绝望,只要意志不滑坡,办法总比问题多!
    啰嗦半天,今日正式开贴————
    怎么说呢,要说事情的来龙去脉需要往回捯三十多年,那就先从近的说,从2013年10月份安古城征地开始。
    我家种的那块地在祁家坟,现在村里的孩子们肯定不知道有这么个名字了,但是一说天润广场,那知名度就大了吧。就是这块地,让我家凭空卷入了一场官司。
    一切手续办理完毕,只剩下到大队值钱了,别人家都把钱支完了,轮到老爹被告知:“你这个有绞磨,先不能支。”当时老爹就不明白了,有绞磨怎么到支钱的时候才说?
    这时候就该帖子里的重磅人物出场了——安古城大队出纳刘杏钗。说起刘出纳这个能耐人,在安古城村绝对是“名人”,当年做基金会鉴证了她的专业实力。
    这时候刘出纳提出的是“大迎(我母亲)菊忠(我老爹)种着俺的地不给,这地钱有绞磨。”
    呵呵,我在张街,你在范街,你连张街人都不是,你连农业户口都不是我种你哪门子地?
    然后,刘出纳提出“王大迎种的是俺婆婆的地!” 【辛集社区网
    在事先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,老爹措手不及,当时气愤焦虑。当晚,老爹病情恶化,住进了第一医院。我还是要说明一点,先前在支地上物补偿款时,大队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。一下子,懵了,也奇了。
    奇就奇在:
    第一,翻遍安古城村整个地亩册子,看不见刘杏钗的名字,却理直气壮的主张她要征地款。
    第二,刘出纳的婆婆已经在1998年去世。
    第三,刘出纳为什么一口咬定我家种着她婆婆的地?说来话长,不过我有必要交代一下我家是怎么和刘杏钗联系到一起的,要不大家会看的一头雾水。
    在安古城中学上过学的、30岁以上的人也许会记得,学校东边十字路口那里住着一个老太太,叫王小满。人们都说这个老太太无儿无女,其实,不是这样,老太太当年守寡十几年后,嫁给了一个深县人,叫赵振洲。赵振洲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,所以也可以说老太太有一儿三女,自己一辈子没有生育。
    三个女儿在深县没有跟来,只有一个儿子在他们婚后过来一起生活,当时六岁,这个人就是赵彦斌。赵彦斌成年后与本村范家街闺女刘杏钗结婚,婚后婆媳不合,赵彦斌夫妇搬去娘家居住。刘杏钗搬走前信誓旦旦:“我不登你张家街这里门边儿。”(当时挺轰动的,闹的动静不小)
    分家协商好的每月10块钱供养,一直由张街一长辈进行转交,连供养钱都要二手转交,可见当时情况之恶劣!
    很“佩服”刘杏钗说到做到,从1982年搬走后,再也没有来过张街,直到1995年赵振洲去世,乡亲们以“刘杏钗不来不发丧”为条件,她才来参加出殡。老爷子去世后,留下老太太更是无人照管,而我母亲因为亲戚关系,一直照顾老姑老姑父。
    老年间大侄子小姑姑现象很普遍。王小满就是我姥爷的亲姑姑,也就是我母亲的老姑。(我称呼两位老人姑姥,姑姥爷)我父亲那时在石家庄工作还没有调回辛集,刘杏钗夫妇搬走后,老两口的生活也无人照管,母亲下地回家晚,我就经常去姑姥家玩,那时候真有点相互扶持的意思,所以我母亲就经常去照顾老两口。
    在1983年实行联产承包后,由于二位老人已无劳动能力,因为老姑父是非农户,在九街木具厂上班,所以没有地。【辛集社区网】那个年代种地纯粹是苦力活,没人愿意“多要地”,包队干部进行协调后,将王小满承包地划拨到我家名下。从1983年起,安古城20队的地亩册子就没有王小满的名字了。
    直到1991年第二轮土地承包……写到这里,不想多说了,因为父亲是在重病中写的这个材料,就是想给大队解释“王大迎家三口人为什么会有四个人的地”,而这一点也就是刘杏钗所说的绞磨。不多说,上图。可怜老爹写的辛苦,却没有一个“管事的”人看……老爹,今天把你写的这个发上来,也算一点欣慰了。
    其实早在安古城刚刚征地的时候,刘杏钗就找上门来“要地”,而且口口声声要“要回俺娘的地”。“俺娘”俩字把人恶心的不轻,父亲就回了她一句话:“我不认识你娘,你找我干嘛。”
    可是刘出纳并不死心,三番五次找上门来。最后一次把我母亲气到血压升高。我母亲曾近对她说:“房子我都给了你了,我图你什么?这地是我跟大队承包的,跟你说不着!”
    说道房子,不得不交代一下。中学东边第一个十字路口,就是刘杏钗赵彦斌继承王小满的房子。她跟我母亲说:“么人管我,你管我,这房子你要了。”我母亲当时回答:“照顾你是咱娘们的情分,这种有丝络(纠纷争议)的东西俺不要,要了也是给自己添麻烦。”老太太当时把房产证交给母亲,说把这事说清,为了让老太太安心,母亲有一段时间拿着老太太的房产证。但是母亲没有接受老太太送房子的条件,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她。
    1998年,阴历十一月初二,王小满凄凉去世。刘杏钗终于慢吞吞的来主丧了。就这样,刘杏钗赵彦斌拿到母亲送回去的房产证,继承了老太太的房产。乡亲们一片唏嘘:王家院的人真窝囊啊……
    刘杏钗本身在村委会工作,在安古城征地开始后,就有乡亲好心提醒我们:“杏钗在大队找这个找那个,说你家种着她婆婆的地,要收回去。”那时候我只是感觉这件事很滑稽,第二轮土地承包时,老太太更无耕种能力,而刘向钗明确放弃了土地承包权,土地承包权30年不变的制度在这里难道不管用了?
    随着征地加速,刘杏钗蹦跶的更欢了,等到我家的土地被征用,顺利的支取了青苗补偿时,大队里没有一个人跟我们提过我家承包地有什么问题。
    可是就在支取土地赔偿时,刘杏钗利用手中的权利,生生扣下了赔偿款。
    父亲因此病倒,去世……
    父亲最难瞑目的不是地钱被扣,而是“我活生生喂了一只白眼狼!”
    但是,从地亩册子到公粮提留证据,刘杏钗什么都没有,她找不到一点可以要回土地的证据,甚至连地亩册上“王小满”的名字都没有。但是她使出了最厉害的一招:“你家三口人,为什么有四个人的地,这多出来的一个人是哪里来的?是我娘的!”是你娘的!叫娘叫的真亲,我就想问问刘出纳,你娘吃不上饭、屋里冷成冰窖、在当街敲盆儿的时候,你在哪里?
    父亲是2013年12月20日去世的,父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,家里都没心情管这件事,快过年的时候自家大辈找到母亲说:“人也没了,又快过年了,你去大队看看调解成什么样了。”于是去大队。结果可想而知,大队负责人告诉我们说:“刘杏钗不同意调解,要求支走全部赔偿款。”
    我就问了负责人一个问题:“她能拿出‘有地’的证据,我一分钱都不要。”
    然后负责人很专业的给我解释:“这个问题是这样的,呃,土地是不能继承,但是变成钱以后,就是遗产了,是遗产的话,人家刘杏钗就是第一继承人。”
    “那好,你告诉我老太太的地在哪儿?”
    “就是你家种的啊。”
    “哪里证明王小满委托王大迎代耕了?”
    “你家不种老太太的地哪里会有四人份”
    “二次承包时王大迎是跟安古城大队形成的承包关系…………”
    打不清的嘴官司,一直托到2014年7月。(这一段时间的推诿敷衍略去3万字,呵呵)
    7月初,母亲最后一次找到村支书,村支书一锤定音:“这事儿大队管不了,你们起诉吧。”
    2014年7月8号,我们家正式提起诉讼。但是,律师说起诉刘杏钗不成立,根本不具备起诉条件,只能起诉村委会不予发放补偿款。在村委会应诉后,再追加第三人被告刘杏钗。


    没想到起诉后,自家亲戚、大辈来家里,说能不能撤诉,刘杏钗那边说可以调解。【辛集社区网】要说刘出纳对自己的能力还是相当自信的,自我感觉应该是翻手为云覆手雨。当时刘出纳对一位乡亲说:“别说这钱是在大迎手里,就是在小昌手里,我也一样弄回来。”
    王聚昌是我姥爷,岁数稍大点的安古城人,一定都知道电磨上那个记账的老头,嗯,那就是我姥爷,也就是刘出纳说的小昌。这气势、这信心、这等威武霸气,真心膜拜!!
    母亲经常说,“家里没病人,城里没官司,就是好日子”,那既然大辈来了,就问问咋个调解法吧。
    “杏钗说了,就给咱家一万,多了一分也不出。”
    真是仁慈的刘出纳的,已经理所当然的将全部补偿款归置自己名下,然后大发慈悲施舍给我家一万,谢谢啊~人家刘出纳不屑于跟这些刁民撕扯不清,人家是多么高姿态!
    最后,当然是我们不识抬举的没有接受刘出纳的一万元,官司照打。
    本来,我想按时间顺序把这个帖子写完,把其中发生的种种曲折写下来。但是各位看帖回帖的乡亲坛友,都对这事表示关注,那么我就先说一下最终结果吧。
    家里提出起诉是在2014年的7月8号,当时案件起诉也有一番曲折,因为我家跟刘杏钗处于“两不着”关系:第一,与安古城大队形成的承包关系跟他“说不着”;第二,我们不承认这份土地是遗产跟刘杏钗“分不着”。
    当时大队干部给出的结论是:“要么你家承认这是王小满的地,让刘杏钗分给你家点儿,要不就由大队收回。”
    当时我表示:“大队要是有这个规矩,收回就收回吧,我接着跟大队打官司。我要求证的就是王大迎的承包地是否合法。但是要我们承认这是遗产分一下,我们不接受。”
    不少亲戚来家劝我:“你跟大队打官司,那不是准输啊,胳膊还能拧得过大腿啊,到时候一分钱没有,不是白瞎了吗!”
    我知道亲戚这是好意,但是,老爹为这事儿死不瞑目,我好歹也要给他个说法,我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,但就要拧一把。那时候刘出纳死咬一万块不松口,再加上刘出纳已经大造“胜券在握”的舆论,母亲跟我说:“你这样得罪大队不?”
    母亲一辈子好脾气,是典型的农村妇女。她的意识里没有权益、没有法律、没有争取,她只知道“大队里人”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特权阶级,刘杏钗扣压那部分钱扣的理所当然。母亲不知道什么叫以权谋私,什么叫渎职,所以,刘出纳的眼神永远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我们。
    没想到的是,开庭后法院迟迟没有判决,有“通风”的乡亲对母亲说,杏钗找这个,找那个,你可也找找人啊。
    母亲问我:“怎么办?”
    我说:“等判决吧。”
    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年。
    过年前,一个在大队的亲戚来家里,半私人半官方的跟我说:“你看也要过年了,咱家的事也该说说了。这土地纠纷一般都是调解为主,法院跟大队一直在沟通,现在的结果就是两边对半分一下,你看行不。”
    其实早在老爹重病的时候,母亲就求大队里给解决了,那时候母亲的意思就是:能分就分了吧,哪怕我们少要一点,快把这事清起来吧,让老爹走的没牵挂就行。
    有不下十个乡亲跟我说,人家杏钗一直在找人,一直在活动,你们家也找找人啊。我苦笑,八辈贫农难道要我找丐帮?
    当时亲戚说这个均分的方案,母亲就问具体怎么说。【辛集社区网】那个亲戚告诉我们:“这个地啊,地上物、青苗费你们都支了,但是现在要霍霍到一起,都算到总价里,然后继续分!”
    这次不等我说“不”,母亲就表示不同意。刘杏钗三十多年连祁家坟在哪里都不知道,一粒种子没播过,一颗提留粮食没交过,一下地没种过,为什么要分地上部分?
    协调未果,这件事就这样继续搁置着。
    可是就在这个空当,发生了这么一件事。
    征地的时候是连机井一起征去的,后来这块地的机井补偿款下来了,就去大队支。
    支机井补偿款是2014年10月21号,那时候正是起诉开庭后,没有任何判决结果,但是,刘杏钗在一无地亩册子证明、二无判决的情况下,在机井款中写上了赵彦斌的名字。赵延斌就是她丈夫,也就是王小满的继子。为了保护他人隐私,我将没关系的名字隐去了。
    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刘出纳啊!!无中生有的本事不得不赞一个!
    当时去大队支钱,我问包队干部:“咱这队里啥时候有赵延斌这么个人了?”
    干部回答更绝:“我不知道!”
    去问村主任,村主任跟我说:“这个机井属于农户投资,原则上是谁投资谁受益。”
    再问包队干部:“刘出纳自己鼓捣出个赵延彬,那你默认了就给俺说说赵延彬刘杏钗啥时候投资的吧,修井条、电费条俺都有,这样吧,俺也别说让刘杏钗找投资证据了,你让她指出来那眼井在哪儿就行。”
    干部回到说:“这我不知道!”
    至此,井款同样搁置。

    辛集市安古城首例民告官【祭父安息】

    辛集市安古城首例民告官【祭父安息】

    辛集市安古城首例民告官【祭父安息】

    辛集市安古城首例民告官【祭父安息】









    上一篇:Win8.1升级win10中!
    下一篇:爆笑搞笑视频赵本山醉驾被交警执法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86

    帖子

    125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125
    发表于 2015-8-1 04:0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401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5-8-1 10:0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论坛有你更精彩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54

    帖子

    92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92
    发表于 2015-8-1 10:1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37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5-8-1 16:4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大家都不容易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402

    帖子

    13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130
    发表于 2015-8-1 18:3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大家都不容易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76

    帖子

    11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110
    发表于 2015-8-1 19:0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论坛有你更精彩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405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5-8-1 21:2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论坛有你更精彩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392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5-8-2 01:1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421

    帖子

    148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148
    发表于 2015-8-2 02:4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大家都不容易!
    欢迎访问《辛集民声网》 本站永久域名:http://go.66fxw.com 微信公众号:xinjiminsheng 辛集民声网:辛集市最大的网络人才求职招聘交友社区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